北城祢笙

懒得写,不会画。

【瑞金】醉酒 车 r18

瑞金肉
醉酒play
@Capricorn Y 点文

发现没有标题重发一下…戳不开链接私信我要图吧xd

戳微博
https://m.weibo.cn/5760840234/4123034237196833

当雷狮遇到缩水的安迷修

*雷安
*安迷修骑士长设定,安迷修幼化设定
*ooc有

一、相遇

破晓之时,窗外叶上的晨露滴下,没入草地,窗内的安迷修从睡梦中转醒。有些迷糊的坐起来,抬手揉了揉眼睛,而后,看向四周,发现是全然陌生的,记忆中未曾出现过的地方。却…带着奇怪的熟悉感。

『这里是…哪里?』

安迷修掀开被子走下床,发现自己穿着的睡衣特别的宽大。余光扫到床头柜上有一套折叠好的衣服。自己的双刀也是倚在柜子边。

这一切都显得非常之诡异。

找到洗手间做了简单的洗漱后回到房间。把床头柜的衣服拿起,发现衣服比自己平时穿的要大。只好就着穿。

换上白衬衫,系上领带,佩戴好自己的冷热流刀,便出了门。打开门后,明明是全然陌生的地方,却是下意识的左转右转拐到了教堂的大厅。

『原来这里是教堂啊。』

安迷修走到教堂的前方,如同往常一般做了祈祷再出门。

初升的太阳,光芒不是刺眼,照耀在身上,让人感觉暖洋洋的。

安迷修扫视四周,选了一条路,抬步走向森林里,打算找个空旷的地方训练。

凭直觉选择着方向。听到远处传来的细小的脚步声与讲话声,安迷修停下前进的脚步。这样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森林里显得十分突兀。

『不正常。』

拿起双刀做好防备的姿势。杂乱的步伐声停下,四个人出现在面前,最前面那个拿着大锤子的人似乎是首领。

安迷修看着人向自己走来,带着嘲笑的语气,对自己说到。

“安迷修,你怎么变矮了?”

安迷修听着面前的人熟稔的语气,不禁有些疑惑。

『这人是谁?』

“请问…我认识你吗?”

记忆力未曾出现的面孔,却有着熟悉感,仿若认识了许久。安迷修看着雷狮,像是想看出这莫名其妙的感觉是哪里来的。

雷狮听到之后愣了愣,拿着雷神之锤的手握紧了些,皱起眉头问到。

“哈?你变矮之后还失忆了?”

安迷修感到更加不解了。

“什么变矮?我还在生长期啊。”

雷狮听到这话,欲言又止,止又欲言。

“还有什么失忆?请问…我应该认识你吗?”

安迷修说完这句话忽然想到了什么。

『失忆?变矮?』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人,宽大的衣服还有不知从何而来的熟悉感。

难道…?

听到这,雷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有什么不对吧,生长期,不认识我。』

“安迷修,你现在几岁?”

关键词摆在一起,脑洞大开地想到了什么。雷狮有些不可置信又不得不信地问。

“我今年十三岁啊,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安迷修的回答后,雷狮沉默,表情有些阴沉。手指摩擦着雷神之锤,低着头在思考着什么。

“我叫雷狮,现在我们认识了。”

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雷狮扬起嘴角。

“要跟我一道吗,安迷修?”



————————————————

一篇雷安的点文…手稿已经写了很久现在才改好了。

如果有ooc,轻,轻点儿拍可以吗…?

【喻黄】关于逆否命题

*喻黄
*学院paro
*ooc有
*关于【命题】与【逆否命题】

“少天,做一下这题?”
“哎文州你也有不会的题目吗真是稀奇啊来来来我帮你看看!”
黄少天一边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纸张一边说。
『我爱你的逆否命题是?』
……
“文州,这个不是老师给的题目吧?”
“少天你就做一下呗?”
“成,成,我做,我做行了吧!”
【这不就是逼着我给你告白嘛…】黄少天心里这么想着,写下了自己的答案。
『你不爱我。』
“这样?应该是这个了吧。”
黄少天把答案给喻文州看,喻文州沉默了会儿。
“那如果,这两个人相爱的话呢?就是〖我爱你〗而且〖你也爱我〗。那你这个逆否命题就是个假命题了啊。命题和逆否命题是同真假的。”
喻文州这么解释,顺手写下。
“应该这么做。〖我爱你〗应该写成〖若这个人是我,则这个人爱你〗。”
“啊!那样的话逆否命题就是〖若这个人不爱你,则这个人不是我〗!”
黄少天插嘴说到。
“对,少天真聪明。”
喻文州笑着说。
“所以少天接受我的告白吗?”
“…也不是不行。”
黄少天扭过头去,挠了挠自己的脸。耳朵却是通红了。











好久不写文…不会写了都。
其实【我爱你】算不上命题,因为判断不了真假。别当真啦。

王与骑士

#王与骑士
1.在最初,小小的王第一次遇到骑士的时候,觉得小骑士很奇怪。为什麽对上他那散发光芒的眼眸,就移不开眼了呢。
王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小骑士。
2.那次相遇后再无见面,各种各样的事情使王没时间去巡视。可王还在惦记着。
3.终于再一次的巡视,特地去寻找。也不出意外的第一眼就找到。再对上了视线,王的心头一跳。回去后便向父王央求一位贴身随从,指定了骑士。
于是骑士来到了王的身旁。
4.骑士与王慢慢长大,一天天的相处,渐渐培养出默契。每一次劳累后的相视而笑,让王感到幸福。共同的成长,骑士的武力值越来越高,而王的管理、做事越来越冷静和果断。
可好景不长。
5.时间等不到他们完全长大,与邻国的矛盾升级带来了战争。在敌军打到宫殿时,王只能听从父王的话,跟着骑士走了。王看着他的骑士,对他说。
我只剩下你了。
骑士回应他的王:“我愿献上我所有的忠诚。”
6.人民听说他们国家来了一个新的王,而王身边的骑士把王护的很好。王看着自家骑士的行为,心里暖暖的。
7.人人称赞着王的统治和骑士的忠诚。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人前,王的笑容越来越少。只有与骑士独处时,才会放下所有的防备与负担,流露出真心的微笑。
8.突然之间,战争再一次在王的国家里爆发。骑士远离了王,为了王所希望的和平。而王绞尽脑汁、想方设法,让国家重归和平,为骑士安全归来。
9.王不说,可他很想,也很担心骑士。非常非常想念,非常非常担心。
10.在最终,骑士打了个胜仗,带着胜利凯旋而归。骑士在王的面前单膝跪下,献上王所期待的和平。
王也跪了下来,拥抱着他的骑士。然后,对骑士说了一句话。
欢迎回家。




给骑士的生贺。

终于截到了图xxx
2016,叶修,生日快乐。

叶修,2016生日快乐。

【29】喻黄 你怎么抱被子都不抱我



#私设,大概是训练营的时候…反正还没进联盟。

#ooc有


“喻文州,我能跟你一起睡吗?”

黄少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头转账一边手指挠着脸颊,耳根有点粉粉的问这喻文州。

喻文州有些惊讶愣了愣神,反应过来后把正在看的书合上,扬起那种让人感到如沐春风的笑,看着黄少天。

“可以啊。”

——————晚上——————

“晚安!”

“少天晚安。”

熄了灯,两人互相道了晚安后就渐渐进入睡梦中。


盖的是同一张被子,毕竟床小被子太多会挤。

…其实是为了培养感情【划掉】


半夜,黄少天被空调冷醒了。

睁开眼后发现本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不见了。

转过头去看,原来是喻文州抢了过去抱着他那一边的被子了。

…是的抱着。

黄少天有点儿委屈。小声嘀咕。

“你为什么抱被子都不抱我,难道我还没被子好抱吗?”

黄少天伸手去抢被子,可是力气不够大。

黄少天感觉更委屈了,也不理会不会吵醒喻文州,直接扯。

“少天…?别闹,快睡。”

喻文州似乎被吵醒了,手松开了被子,黄少天见机把被子扯回来。

可是他的人却被喻文州抱住了。

喻文州把黄少天抱进自己怀里,就睡过去了。就像是没被吵醒过一样。

黄少天脸红的发烫,给自己盖好被子后往喻文州怀里蹭了蹭,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当黄少天的呼吸变得悠长时,喻文州睁开了眼。

“少天…真是可爱呢。”

在他的额头亲吻一下后,也闭上眼睡了过去。

夜,还长。






一个点文,喻黄傻白甜。

…ooc的严重x

班里同学的一个梗xxxxx


【喻黄】dòu bīの美好生活

#私设

#ooc有

#上一章请看蓝关望雪,毕竟是联文嘛…x





出了宠物店后,喻文州捧着小仓鼠,走去超市。而一直被捧着的黄仓鼠觉得很是别扭,用自己的小爪子拍了拍喻文州的手掌。喻文州低下头问:“怎么了?”

“吱吱吱!”这样捧着那你不会觉得别扭吗?把我放在肩上什么都的好吧!!!

然后喻文州并听不懂黄少天在说什么仓鼠语,只见一脸傲娇变扭。

黄少天崩溃了的OS:队长我们平时的默契呢都被狗吃了吗还有没有队友爱了啊!!!

喻文州好笑的揉了揉这只要崩溃的黄少天,突然想起来自己一会儿要拿东西这么捧着他不太方便拿东西,于是把小仓鼠提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看着小仓鼠还没回过神来,眼睛亮亮的,瞪的大大的,甚是可爱,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xxx走了一会,看了看肩上的仓鼠,似乎很难保持平衡。想了想还是把他放在了胸口前的袋子里。

嗯,这样应该行了。

而被放在口袋里的黄少天吧,扒拉着口袋,感受着紧贴着的温度有些不好意思。

买完东西回了自己家,就已经11点了,把兜里的黄少天提出来餐桌上后就提着菜,走进厨房,把东西放进冰箱里,想了想拿了几个蛋出来。

“吱吱!”哇,好香啊,队长在炒什么啊好饿啊队长你是不是忘了我还没有吃早餐啊我好饿啊…

黄苍鼠俨然已经饿成了一片纸x

当黄少天已经看到上帝的轮廓时,喻文州终于是拿着饭出来了。喻文州笑着看留着口水的黄少天把他的那一小碟蛋炒饭推了过去。黄少天一个三段斩冲到饭前,却突然想到。

卧槽等等我要怎么吃?!?!手抓饭吗?!不我是拒绝的。不过要我直接扑上去吃?不要会好脏的呜哇我该怎么吃啊啊啊!

喻文州看着一脸尴尬别扭的黄少天,有些不解。

难道少天不喜欢吃吗?看到了自己手里的筷子啊,突然明白了。

黄少天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牙签,抬头望了望喻文州。

“用这个吧,先凑合着用吧。”

黄少天接过牙签一脸崩溃的。

堕落了堕落了真是堕落了,这都是什么事啊为什么我会变成仓鼠啊,好麻烦好麻烦好麻烦啊!!!

黄少天留着宽泪用着牙签戳饭吃。

吃完饭的黄少天被喻文州放到沙发上。黄少天满足的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

啊啊啊好想打荣耀啊好想pk啊手好痒啊…

喻文州洗完碗就看到黄少天在沙发上打滚。

少天真是好可爱啊。

喻文州把电视打开后,走到沙发上把黄少天提起来放在自己腿上。

“看电视吧?”

也只能这样了啊…黄少天趴在喻文州的腿上这么想着。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两人身上身上,只有电视声响显得特别美好。

…美好个鬼呀队长把你的手从我的肚皮上拿开啊!


【喻黄】dòu bīの美好生活

#私设

#ooc有


看着眼前大了N多倍的电脑,黄少天表示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低头看了看。

黄少天OS:卧槽我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吗?!?!我怎么变成了奇怪的生物啊!卧槽这个爪子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了对了用屏幕看看吧。

如果有人在这里,就会看到这么一副场景。

一只棕黄色的小仓鼠奋力地跳起来,在那么一瞬间看到屏幕里的自己后,瞪大了的眼睛里面似乎有些水的亮光。

卧槽操操操我堂堂剑圣竟然变成了一只仓鼠?!?!一只萌哒哒的仓鼠?!?!本剑圣那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威风堂堂怎么着也该是一只藏獒啊!卧槽还不能说人话只能吱吱吱这都是什么鬼!?!?

…所以黄少天你是不是重点错?!?!如果你是藏獒你还能在电脑前面吗早就摔下去了好吗?!【划掉】

“少天,起床了吗?”

“吱吱吱!”队长队长怎么办我变成了一只仓鼠啊!

“少天…?”

在门外的喻文州很是奇怪,没有听到黄少天的声音却隐隐约约听到了吱吱声…?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黄少天,却只听到嘟嘟的声音,好不容易停止了以为接通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少天…出门了吗?还是有点不放心,开门看看吧。

然而在房间里面的黄少天突然想到如果自己这个样子吓到了队长怎么办?如果队长讨厌仓鼠把我扔了怎么办?不对我跟队长说我是黄少天就没事了吧…可是正常人谁会信啊!

突然听到电话的响声转过身去去找自己的电话,一声声的电话铃把黄少天弄的越来越慌张。俨然已经是一只方块仓鼠了。【划掉】

迈着小短腿跑到手机旁,电话铃声已经停了,看着未接来电上的[队长]的备注变得更加的不知所措。听到翻动的钥匙声的时候,情急之下打开了备忘录。

卧槽还好没设置密码不然就算我怎么爆手速也赶不上了啊卧槽这手机怎么那么慢等我变回人了我肯定把你换了。

开门进来的喻文州就看到一只小仓鼠和他那闪闪发光的眼睛,那神情就像黄少天一样。少天什么时候养的仓鼠…?只见那只仓鼠拼命地往旁边的手机指,便走过去桌前拿起手机看。

“队长队长我最近出去玩啦不用担心队长帮忙照顾一下这只仓鼠啦。”

喻文州无语的看着备忘录里的话语,转头看了看整整齐齐的床铺。

少天什么时候也会起床之后叠被子了?也没见过谁出门不带手机的,不发短信不打电话告诉别人一声反而在备忘录里留言的。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突然想起那只神情特别像黄少天的小仓鼠,转过头去看,只看见那只小仓鼠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

…所以说这就是少天吧。不过为什么不愿意跟我说呢?他不说,那就陪他玩玩吧。喻文州扬起一抹笑容。然而一直看着喻文州的黄少天看到这抹笑就感觉背后一凉,心里有些害怕。因为喻文州这样笑的时候一般都是想算计什么人,应该…不是我吧?应该没被发现吧?也对啊怎么可能相信是我呢毕竟是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换做是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虽然说已经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这都是些什么鬼啊!!!

喻文州好笑的看着从一脸紧张害怕再到放下心来的表情最后崩溃的黄少天,伸出手到他的面前,小仓鼠抬头看他,只听到喻文州说。

“既然你主人跑路了,那你跟着我吧?”

什么鬼?!?!我才没有跑路好吗我不就在这里吗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啊!

喻文州笑着看生着气的小仓鼠鼓起了腮帮子似乎非常不情愿地一步一步慢慢挪到自己的手掌心上。

把手抬起,用另一只手的食指轻轻的抚了抚他的毛。手感不错啊,软软的。看着快要炸毛的小仓鼠,终于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你主人叫黄少天,那,我叫你天天好不好?”

…也成吧比起小黄阿黄那些好多了。

看着小仓鼠并没有特别不满,又抚了抚他的毛,就这么捧着他出了房门。

这几天,大概会很有趣吧。

喻文州这么想着。


【28】伞修

【28】伞修

私设花吐

ooc有


叶修最近在躲我,而且总会在他身边闻到一股花香味。

…他哪里来的钱买花。

嘴里的味道最浓。



难道他把花吃了?

不行,还是得问问。


“叶修,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抢完boss后,苏沐秋一把推开了键盘。

“苏大大那么有空?单子都搞定了?”

叶修明显是在逃避,眼睛看着显示屏,好像真的在认真打游戏一般,他说话时,从嘴里飘出不知名的花香。

苏沐秋皱起了眉。

“叶修你嘴里为什么会有花香?我跟你用的牙膏是同一支吧。”

叶修手上的操作顿了顿,盯着他看的苏沐秋当然不会忽略这一细节。

“沐秋,别问了。”

叶修少有用这种带有些恳求的语气,苏沐秋张了张嘴,狠不下心问…也不想这么放弃。

最终只是扭过头继续游戏里的厮杀,没有理叶修。

也刚好错过了叶修有些哀伤的神情。


你觉得苏沐秋就真的放弃了?

那还怎么发糖啊(bushi)


苏沐秋趁着叶修洗澡的时候上网查询了一下。

…花吐症是什么鬼?卧槽会吐花?!

…这花能卖不。

苏沐秋看到解决方法和不治的结果后,停下手中的事。眼睛就这么盯着。

【三个月不治身亡,要暗恋的人的吻即可痊愈】

叶修…

三个月,这都一个多月了吧。

他…喜欢谁?



苏沐秋非常苦恼。

他知道叶修这样子的原因了可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他害怕知道叶修喜欢的人是谁。

…为什么怕?

怕…

…怕他喜欢的不是我。

苏沐秋苦笑。

不过,已经一个多月了…叶修…

要不,我去试试吧…?死马当活马医。


…苏沐秋你就真的没想过叶修喜欢你吗?!?!


所以有了下面这一幕。

沐橙去上学了,苏沐秋和叶修回到床的怀抱里。

听着身旁那人的呼吸声稳定而悠长,苏沐秋睁开了眼。

侧过身子,看着已经睡熟了的叶修,就这么看着他。眼神还特别温柔。

苏沐秋凑上去,轻轻的在叶修的唇上印了印。

软软的,有一点淡淡的不知名的花香。

“这就可以了吧…不管了先睡吧。”

盖好被子,闭上眼睡了。


第二天。

苏沐秋是被叶修摇醒的。

“干嘛…到时间起床了吗?”

苏沐秋揉了揉眼睛看着自己身前似乎想说什么的叶修。

“沐秋,你…昨晚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叶修说话时飘来一点点香味,不过也只是一点点,不知道是牙膏还是花香。

听到叶修的话苏沐秋瞬间醒了。

“叶修你花吐症好了?”

“你怎么知道我得花吐症了?”

“…你嘴里有花香,然后上网查了一下。”

两人沉默。

“沐秋,你喜欢我?”

“嗯,如果是我认为的那个喜欢。”

“对沐橙那种?”

“不是,是想艹你那种。”

“…谁艹谁还不一定呢苏大大那么自信?”

“呵,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吗。”

说罢,苏沐秋一手搂过叶修的腰把他拉向自己,一手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头抬起,吻了下去。

叶修有点反应不过来,被苏沐秋占了主导权。

当苏沐秋发现叶修喘不过气时,放开了叶修。

“叶修,我喜欢你。”

苏沐秋抵着叶修的额头笑着说。

“沐秋,我也喜欢你。”

风吹进来,带着一股不知名的花香。










写的好渣…

两个多月前在名朋一个叶修点的梗x

其实点文的除了双花还没写其他都写了懒得码上来xxx